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執法

侵權盜播不正當競爭頻發 游戲直播行業亟待理順規則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0-09 09:19 來源:
分享:
0


  近兩年,爆款手游和電競行業的發展,助推了國內游戲直播的繁榮。今年以來,資本的風向標更是給出最為明確的指向,虎牙、斗魚先后上市;短視頻行業的快手,也帶著流量闖入直播領域。
  事實上,不止快手對游戲直播有興趣,頭部短視頻平臺也已開拓直播業務。短視頻巨頭和游戲直播巨頭的競爭才剛剛開始,新一輪競爭已經“短兵相接”。
  業內人士認為,競爭固然有利于市場繁榮,但要注意避免由此可能引發的版權侵權問題。畢竟短視頻平臺天然不生產內容,容易與網絡游戲領域的內容生產方產生摩擦。目前,游戲直播、游戲短視頻領域的侵權盜播、不正當競爭已呈多發趨勢,亟待理順行業規則。

版權爭議不斷加劇 前提必須獲得授權
  在短視頻平臺同質化背景下,內容成為各方競爭的核心,高品質、差異化的內容是吸睛利器,與之相適應,游戲直播越來越注重版權。
  在游戲直播領域,游戲版權對游戲直播平臺和電競賽事直播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據業內人士介紹,游戲直播的內容90%以上是主播直播自己打游戲,其次是重大游戲賽事的直播,但所占比例極小。
  購買版權建立“護城河”,正成為一些平臺的工作重點。近日,虎牙直播宣布與瑞典數字娛樂公司(MTG)合作,與其旗下的世界最大的電競賽事組織機構ESL成立合資企業,總投資額達到3000萬美元。根據MTG公告,ESL與虎牙計劃在中國舉辦與ESL國際賽事日程相關的電競賽事。
  一方面是版權保護的不斷加碼,另一方面是網絡游戲版權生態領域不斷出現爭議。這些爭議涉及游戲版權人、游戲直播平臺和短視頻平臺以及游戲主播、游戲玩家等,關乎相關方的經濟利益。
  各直播平臺爭相開展游戲直播業務的背后,是因為用戶打賞、廣告和流量變現的商業模式中蘊含的巨大經濟利益。但業內人士認為,提供內容的生產方,在平臺依托短視頻內容獲取收益之時,也應該獲得版權保護。
  未經授權擅自進行商業化直播即為侵權正在成為行業共識。“只是業內人士認為要是出于商業目的的游戲直播行為和游戲短視頻傳播行為,不管玩家或者主播在這一過程中是否具有獨創性貢獻,是否形成了新的作品,都必須獲得游戲著作權人的授權。”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平說。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盧海君認為,在包括音樂、影視在內的文娛產業生態鏈中,作品的創作、表演、傳播的權利分配與授權許可機制是非常清晰的,廣播電臺、電視臺,網絡平臺、自媒體等對作品的使用均須獲得相應權利人的許可。網絡游戲作為智力成果應該受到保護,后續的使用與傳播應獲得網絡游戲開發者的許可。
  針對玩家在游戲過程中是否有獨創性的問題,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汪涌律師認為應視不同游戲類型而定。在大型競技類游戲中,由于游戲美術、音樂、文字、武器、地圖等元素的不同,以及游戲規則和玩法的開發者預先設置固定的規則,玩家如同足球運動員,是為了競技目的取得勝負結果,不宜認為玩家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創作行為。但在“我的世界”等沙盒類游戲中,玩家的創作空間非常大,有創作的機會與可能。

歸入類電作品保護 平臺具有注意義務
  在如何進行版權保護的問題上,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陶乾認為,目前游戲短視頻多是截取游戲運行的畫面片段,這類行為是否屬于合理使用,必須考慮我國《著作權法》的合理使用條款采取的是封閉式規定,應重點考察使用目的,對此問題的判斷必須關注行業生態、經濟利益鏈與平臺的商業模式。
  汪涌認為,現行司法實踐對網絡游戲有兩種保護路徑:第一,將網絡游戲中的元素作為獨立的作品進行保護,如搜索引擎作為軟件作品進行保護,網絡游戲中的美術、文字、音樂、游戲規則等滿足獨創性時亦可獲得保護;第二,從網絡游戲整體保護的角度,網絡游戲在終端設備上運行所呈現出的連續動態游戲畫面,可歸入類電作品進行保護。
  在諸多司法案例中,法院判決也多把網絡游戲的連續畫面認定為類電作品。比如,2017年11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判決被告華×公司停止通過網絡傳播《夢幻西游》或《夢幻西游2》的游戲畫面,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0萬元。法院經審理確認網絡游戲畫面屬類電影作品的法律性質。同時,判決還明確,玩家操作游戲畫面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勞動創作,因此游戲軟件的權利人是游戲畫面作為“類電影作品”的“制片人”。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主播的游戲短視頻內容如果構成侵權,平臺要不要承擔連帶責任。陶乾認為,需要個案分析。很多短視頻平臺的游戲內容是專業的短視頻商業運營機構、簽約主播等發布的,甚至平臺還為視頻進行了排名推廣。“對于這些視頻,相比普通用戶發布的短視頻內容,平臺應該有更高的注意義務。”陶乾說。
  需要注意的是,游戲直播行業里涉及新型網絡產品、新的商業模式,利益主體較為復雜,需要平衡權利人、平臺、傳播者以及社會公眾等各方利益。《游戲直播行業白皮書》提到,游戲直播行業的知識產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糾紛增多,根源在于一些新行為和新客體的法律性質在現行法律規則體系中很難找準定位,需要立法部門、監管部門給出更明確的法律規則、監管規則和裁判規則,為直播行業發展提供更好的環境。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盛杰民認為,游戲直播行業是一個全新的產業,屬于新鮮事物。對于新鮮事物,不同人群的接受程度和接受速度都不一樣,但有一點很明確,即知識產權保護對這個產業的發展至關重要,涉及游戲開發商、直播平臺、短視頻平臺、主播、公會、游戲玩家等。“不同的角色對于內容授權的態度會因為立場的不同而截然相反,甚至有人會說你不授權給我,就是濫用權利甚至壟斷。對于新的行業,需要掌握足夠的信息才能進行專業的判斷。”盛杰民說。

□萬 紅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北京pk计划5码公式 11选5前二技术 多乐彩票网站骗局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3D独胆精准公式 求一个免费赚钱中心 云南时时彩计划 100元投资什么最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可以玩吗 山西11选5组选走势 福彩3d六码组选技巧 AG开心农场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