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維權

誰讓球鞋瘋狂?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1-14 09:46 來源:
分享:
0




  隨著潮流文化逐漸興盛,球鞋成為潮流消費之王。一雙新款球鞋的發布引人徹夜排隊、參與官方App登記抽簽、參加實體店排隊搖號,而買到一雙限量版球鞋者,轉手則增值數十倍,這種火爆現象引發社會關注。球鞋作為年輕人的日常用品,為何被炒成了奢侈品?“瘋狂”的球鞋背后,藏著一個怎樣的江湖……

  一雙球鞋能用來干什么?除了穿著外,還可以用來炒作。
  對大多數年輕人來說,球鞋早已不是單純的運動用品,耐克、阿迪達斯、范斯等各大品牌的經典鞋款更成為一種文化符號,變成了消費者追逐的熱點。

藏鞋變炒鞋
  說起球鞋,不得不提到著名的籃球運動員——邁克爾·喬丹。當年,耐克公司簽下他作為品牌代言人,并從1985年開始為其定制AJ系列簽名鞋。此系列是迄今為止最暢銷的籃球鞋之一,同時也是球鞋文化中的佼佼者,是球鞋愛好者津津樂道的系列鞋款。
  出于對偶像的崇拜,很多人開始收藏一些和明星有關的球鞋,北京的李茶就是其中之一。2004年,因為一次不錯的考試成績,還在讀高中的李茶在父母的資助下買到了人生中第一雙喬丹球鞋。當年,對于工薪家庭來說,1000多元不是一個小數目。買到夢寐以求的AJ球鞋讓李茶如獲至寶,每次穿完都要把鞋仔細擦洗一遍。
  工作后的李茶每年都會買四五雙AJ球鞋,但不再用于打球或是穿著,而是收藏起來。從獲得第一雙球鞋到房間被塞滿,在專注于收藏球鞋的幾年里,他不僅關注了各類球鞋的發售,也見證了鞋市的風云突變。在一雙新球鞋發售后幾周,市場價可能翻倍甚至翻幾倍。
  今年5月11日,AJ品牌與美國說唱巨星Travis·Scott聯名發布的全球限量球鞋AJ1“倒勾”,因其獨特的“倒勾”設計而備受追捧,在市場上“一鞋難求”,被鞋迷們稱為今年的“鞋王”。這款發售單價為1299元的球鞋從8月份市場均價5000~ 6000元,一路飆升至最高的1.8萬元,價格上漲了大約13倍。而在球鞋價格飛速上漲的背后是日漸發力的炒鞋行業。
  胡進是一名在校大二學生,和李茶一樣也是忠實的鞋迷。別看年齡小,可他已經有了兩年的炒鞋經驗。“我以前是潮鞋愛好者,當時原價買到一雙限量版球鞋,還沒出商場門口,就有人加價500元求購,我才知道有炒鞋這個行業。”胡進說,這次偶然的機會讓他看到了炒鞋的利益所在,漸漸地開始了解并步入了炒鞋行業。
  然而,感受到球鞋市場急速“升溫”的不只是消費者,越來越多的商家提出聯名、定制、限量的概念,炒作鞋子的獨特性和稀缺性,借機提升鞋子的附加值,致使“一鞋難求”的情況愈演愈烈。同時,一些商家采用明星帶貨以及饑餓營銷等方式,讓市場出現供不應求的現象,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炒鞋這一行業。

平臺推波助瀾
  由于炒鞋市場逐漸升溫,線上的交易規模逐漸擴大,一些球鞋交易平臺應運而生。
  “過去,你想買一雙限量版新款球鞋可以通過實體店排隊,或者線上抽簽等方式實現。如今,你只需要動動手指就可以在球鞋交易平臺上買到。”胡進介紹說。
  這些交易平臺的出現,為球鞋轉售市場創造了行情與交易的通道。隨著一些品牌商不斷投放限量鞋款,造成供需兩旺,從而吸引了資本市場的關注與支持。
  炒鞋的“火”越燒越旺,球鞋交易平臺的成交額快速提高,球鞋價格迅速飆升,讓整個市場參與者越來越多,甚至受到了全社會關注。
  據美國一家網站日前發布的二手球鞋行業報告顯示,全球二手球鞋市場規模已達60億美元。其中,中國二手球鞋轉售市場規模已超過10億美元。
  記者登錄幾家國內球鞋網絡交流平臺了解到,中國球鞋二級市場中的主要轉售平臺包括:“毒”“nice”“斗牛”等。其中,于2017年8月正式上線的“毒”App,目前在國內市場中占據較大份額。據媒體報道,“毒”App今年4月完成了新一輪融資,最新估值達到10億美元。
  球鞋轉售市場的火爆吸引了職業炒家進場,更有“游資”伺機而動。有團隊和大戶聯合坐莊,哄抬價格制造恐慌,吸引散戶高位接盤。
  在炒房、炒股、炒幣中運用的金融手段被原封不動搬到炒鞋市場。一些平臺App順勢推出了關于球鞋的行情分析和實時報價功能,甚至有的平臺會根據過去24小時的交易額編制耐克、AJ、阿迪達斯三大“炒鞋指數”。
  時高時低的價格指數讓散戶膽戰心驚,供應鏈、資金鏈的脆弱性,讓無數人的心情、生活因一雙鞋而跌宕起伏。
  炒鞋不是只賺不賠,有的職業炒家也會因為一次判斷失誤,讓自己悔恨一生。李茶告訴記者,今年7月,成都鞋圈小有名氣的“劉餅干”就上演了“擊鼓傳花”的金融操作。“劉餅干”在明知缺貨的情況下,仍然大量接單。之后,用后面的消費者的貨款來補償前面的購買者。如此輪番操作,“劉餅干”不但沒能靠炒鞋發家,反而背上了千萬元債務,最終被債主舉報,被行政拘留了30日。
  球鞋市場的火爆也引起了監管部門的注意。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發出一份以《警惕“炒鞋”熱潮防范金融風險》為主題的金融簡報,其中明確提出,國內球鞋轉賣出現炒鞋熱,炒鞋平臺實為擊鼓傳花式資本游戲,提醒各機構高度關注,采取有效措施防范此類風險。

消費維權的是與非
  球鞋轉賣生意火熱,隨之也帶來大量的消費投訴與質疑。
  據某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用戶投訴大數據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鞋類鑒定交易平臺被投訴問題主要集中在商品質量、假貨泛濫、久未發貨、惡意扣款、退換貨難、商家“砍單”六個方面。
  拿退換貨難為例,北京市民于先生日前在“毒”App上購買了一雙籃球鞋,由于個人情況想要退貨,卻被客服告知物品不支持七日無理由退貨。客服表示,如果顧客想退貨的話也可以,但必須交納89元技術服務費。
  “客服告訴我平臺規則就是這樣,但是國家規定網絡購買商品七日無理由退貨,他們為什么不遵守?”郭先生對此表示不解。
  對于89元的退貨技術服務費,“毒”App是有說明的。記者查閱買家須知后得知,消費者在該App下單后會有30分鐘的“購物冷靜期”。在這段時間里,消費者聯系客服取消訂單就不會產生費用。一旦超過“冷靜期”,平臺就會根據交易環節的不同,收取不等的費用。比如在賣家發貨之前,違約金為28元;賣家發貨后、平臺未鑒別時,需要65元的查驗鑒別服務費和打包物流服務費;如果平臺已發貨的話,鞋類需要支付89元,其他物品則需要99元查驗鑒別服務費及打包物流服務費。
  對此,記者咨詢“毒”App客服,服表示:“毒”App只是一個交易平臺,平臺上的賣家有些支持七日無理由退貨,有些不支持,顧客根據自己可接受的條件來決定是否下單購買。”
  “個人原因引發的退貨,很難說究竟會不會對商品產生影響。”李茶表示,自己在網購球鞋時最擔心的就是買到別人退回的商品,自己在下單前一定會做好相關功課,希望拿到的是全新的鞋子。“有了像退貨需支付退貨技術服務費這樣的規則,一定程度上還能夠維護真正喜愛球鞋的消費者的權益。”李茶表達了自己的見解。
  《網絡購買商品七日無理由退貨暫行辦法》第三條規定:“網絡商品銷售者應當依法履行七日無理由退貨義務。網絡交易平臺提供者應當引導和督促平臺上的網絡商品銷售者履行七日無理由退貨義務,進行監督檢查,并提供技術保障。”買家選擇退尺碼不合身、不合腳的衣服、鞋帽,顯然符合上述“七日無理由退貨”的相關規定。
  記者就此采訪了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他認為,球鞋交易平臺制定下單過半小時退貨就收取違約金的規則,不僅是加重消費者責任的不公平格式條款,而且屬于違法條款,應該無效。平臺雖然有制定規則的自主經營權,但前提是不能違反現有法律法規。網絡購物七日無理由退貨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賦予消費者的權利,也是電商經營者必須履行的法定義務。如果經營者的經營行為違反了現有法律法規,就必須依法受到規制。建議當地監管部門對該平臺的格式條款內容進行監督檢查,一旦認定為不合理或不合法的格式條款,應及時責令整改,并依法對其進行處罰。

□本報記者 李 翔/文并攝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北京pk计划5码公式 快乐十分任四稳赚技巧 大乐透计划软件 安卓版 2019大乐透春节停售时间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14场胜负彩复式二等奖 注册微信捕鱼送体验金 时时彩彩稳赚教程 福建快三走势图福 上海时时彩 大乐透怎么是前跨后跨 新老虎机棋牌游戏平台 江苏11选5走势图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