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法規解讀

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主要負責人就《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暫行規定》答記者問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8-30 08:56 來源:
分享:
0


  近日,市場監管總局公布了《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暫行規定》(市場監管總局12號令,以下簡稱《暫行規定》)。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主要負責人就《暫行規定》接受記者采訪。
  問題1:制定出臺《暫行規定》的背景和主要考慮是什么?
  答:《反壟斷法》實施10余年來,反壟斷執法機構積極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執法經驗,但也面臨執法機制不完善、標準不統一、程序不規范等問題。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后,市場監管總局承擔反壟斷統一執法職責,為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打破行政性壟斷”戰略部署,適應市場監管體制改革和反壟斷執法體制改革需要,有效預防和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做好新形勢下反壟斷工作,有必要在總結現有執法經驗的基礎上,制定出臺一部統一的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部門規章,為市場監管部門依法行政提供制度保障,解決執法中遇到的迫切問題,推動構建統一、規范、高效、權威的反壟斷執法體系。市場監管總局在充分調研、廣泛聽取多方意見的基礎上,立足我國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以《反壟斷法》為依據,制定了《暫行規定》。
  制定出臺《暫行規定》主要有四個方面的考慮:
  一是整合原有部門規章。《反壟斷法》實施后,國家發展改革委制定了《反價格壟斷規定》《反價格壟斷行政執法程序規定》,原國家工商總局制定了《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規定》《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程序規定》,分別對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進行了規定。機構改革后,有必要對上述4部規章進行整合,更好服務于反壟斷統一執法需要。
  二是細化《反壟斷法》相關規定。《反壟斷法》關于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規定相對較為原則,為進一步提高可操作性,需要通過制定部門規章的形式對《反壟斷法》規定予以細化。
  三是為執法和守法提供明確指引。《暫行規定》在繼承原有制度基礎上,注重對已有執法經驗的總結,加強制度創新,著眼于提高執法透明度和可預見性,既規范反壟斷執法機構的執法行為,又為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依法行政提供明確指引。
  四是統一央地兩級機構執法標準。為加強和優化反壟斷職能,市場監管總局已授權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負責相應的反壟斷執法工作。《暫行規定》對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執法程序和實體規則作了全面系統的規定,有利于統一執法尺度,提高辦案質量。
  問題2:對于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反壟斷執法,《暫行規定》建立了怎么樣的執法機制?
  答:全面深入推進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反壟斷執法工作,需要以科學、有效的執法機制為支撐。《暫行規定》對此作了三個方面的規定:
  一是建立了央地兩級執法體制。考慮到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的現象還廣泛存在,為推動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建設,有效維護市場公平競爭,形成上下聯動的良好執法局面,市場監管總局于2018年12月下發了《關于反壟斷執法授權的通知》(國市監反壟斷〔2018〕265號),建立了兩級反壟斷執法體制,授權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反壟斷執法工作。《暫行規定》對此以部門規章形式予以確認。
  二是明確了各自的管轄范圍。考慮到執法實際的需要,對于在全國范圍內有影響的、省級人民政府實施的、案情較為復雜或市場監管總局認為有必要直接查處的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案件,主要由市場監管總局負責查處。當然,對于上述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市場監管總局也可以指定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查處。考慮到執法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和困難,如省級市場監管部門發現不屬于本部門查處范圍,或者雖屬于本部門查處范圍,但有必要由市場監管總局查處的,根據《暫行規定》應當及時向市場監管總局報告。
  三是規定了委托調查制度。為更好發揮地方市場監管部門在反壟斷執法工作中的作用,《暫行規定》規定了委托調查制度。市場監管總局在查處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時,可以委托省級市場監管部門進行調查,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在執法中,也可以委托下級市場監管部門進行調查。同時,受委托的市場監管部門在委托范圍內,以委托機關的名義實施調查,不得再委托其他行政機關、組織或者個人進行調查。在執法實踐中,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可能涉及跨省(自治區、直轄市)開展調查,《暫行規定》對省級市場監管部門間的協助調查機制作了規定。
  問題3:《暫行規定》對限定交易行為進行了哪些具體細化?
  答:限定交易行為是指根據《反壟斷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限定或變相限定單位或個人經營、購買、使用其指定的經營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務(以下統稱商品)的行為。限定交易行為通過限定只有特定經營者才能進入相關市場的方式,將其他經營者排除出市場之外,剝奪了市場主體公平參與市場競爭的權利,排除、限制了競爭,也損害了下游用戶和消費者的自由選擇權。《暫行規定》第四條對《反壟斷法》規定的限定交易行為進行了細化,主要有三種情況:
  一是通過行政手段限定或變相限定。包括采用明確要求或暗示下游用戶與特定經營者交易的方式,采用對其他經營者拒絕或拖延行政審批、使其無法進入市場的方式,采用對其他經營者重復檢查、對其進入市場設置障礙的方式,采用對其他經營者不予接入平臺或網絡、使其無法正常經營的方式等。
  二是在招標投標中進行限定或變相限定。主要是在招標投標中,對經營者參與投標設置不合理限制,限定只有特定所在地、所有制形式、組織形式的經營者才能參與投標,使得許多潛在的投標人無法獲得投標資格,只有特定的經營者才能夠中標、提供商品。
  三是通過項目庫、名錄庫等方式限定或變相限定。主要是在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情況下,通過設置項目庫、名錄庫等,將特定經營者納入其中,規定只有入庫的經營者才能向下游用戶提供商品,使項目庫、名錄庫以外的其他經營者無法參與市場競爭。
  需要說明的是,限定交易行為的表現形式具有多樣性的特點,本條所列舉的只是執法實踐中發現的較為典型和常見的限定交易行為。為此,本條中也增加了兜底條款,以便對其他限定交易行為進行規制。
  問題4:《暫行規定》對妨礙商品自由流通行為做了哪些具體規定?
  答:妨礙商品自由流通行為是指《反壟斷法》第三十三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妨礙商品在地區之間的自由流通行為。商品的自由流通是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市場體系的前提條件,是實現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的基礎。妨礙商品自由流通是一種典型的地方保護主義行為,造成地區封鎖和地域分割,阻礙了全國統一大市場的形成。《暫行規定》第五條對《反壟斷法》規定的妨礙商品自由流通行為進行了細化,主要包括四種情況:
  一是對外地商品在收費等方面進行歧視。主要包括對外地商品設定歧視性收費項目、實行歧視性收費標準,或規定歧視性價格、實行歧視性補貼政策。這些行為將導致外地商品無法具備與本地商品同等的競爭條件,從而會在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
  二是對外地商品設置標準、技術等方面的壁壘。如對外地商品規定與本地同類商品不同的技術要求、檢驗標準,或對外地商品采取重復檢驗、重復認證等措施,從而阻礙、限制外地商品進入本地市場、參與競爭。
  三是采用行政許可、備案手段設置障礙。具體是在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情況下,通過對外地商品設置專門的行政許可、備案,或在實施行政許可、備案時,對外地商品設定區別于本地商品的條件等,使外地商品無法順利進入本地市場。
  四是采用設卡或信息化手段阻礙。如在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情況下,在道路、車站、港口等地設置關卡,或在軟件、互聯網上設置屏蔽,直接導致外地商品無法進入本地市場,或本地商品無法運出。
  此外,妨礙商品自由流通行為的表現形式也是多種多樣的,除列舉的典型表現形式外,本條也設置了兜底條款。
  問題5:《暫行規定》明確了哪些招投標中的不當限制行為?
  答:招投標中的不當限制行為是指《反壟斷法》第三十四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排斥或限制外地經營者參加本地招標投標活動的行為。招標投標的目的是通過公開競爭的方式遴選出優質的經營者中標,而限制外地經營者參與招標投標,將縮減競爭參與者的范圍,不利于實現優勝劣汰,弱化了招標投標的作用,妨礙市場的公平競爭。《暫行規定》第六條對《反壟斷法》規定的招投標中的不當限制行為進行了細化,具體有四種情況:
  一是不依法發布信息。不依法發布信息,外地經營者就可能無法獲知招標投標的具體情況,從而錯失了參與招標投標的機會。
  二是直接拒絕外地經營者參與招標投標。具體是直接明確不接受外地經營者參與本地特定的招標投標活動,使外地經營者沒有機會參與本地特定招投標中的市場競爭。
  三是在資質等方面歧視外地經營者。包括對外地經營者設定高于本地經營者的資質要求、評審標準等,使原本符合參與招標投標條件的外地經營者被排除在外。
  四是變相限制外地經營者參與招標投標。如設置一些資格、技術和商務條件,使得外地經營者難以滿足,而這些條件與招標項目的具體特點、實際需要并不相適應,與合同的履行也無關聯,從而變相限制了外地經營者參與本地招標投標。
  招投標中的不當限制行為還可能有其他的表現形式,因此本條也設置了兜底條款。需要說明的是,《暫行規定》第四條第一款第(二)項與第六條雖都是針對招標投標的規定,但所規制的行為有所區別。前者是針對招標投標領域限定交易情況多發的實際情況專門設定的條款,規制的是在招標投標中限定或變相限定特定投標人中標的情形,此種濫用行政權力行為排斥的對象不僅包括外地經營者,也可能包括本地經營者。后者主要是對《反壟斷法》第三十四條的細化,規制的是濫用行政權力排斥或限制外地經營者參加本地招標投標活動的行為。
  問題6:《暫行規定》對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限制行為進行了哪些細化?
  答: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限制行為是指《反壟斷法》第三十五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排斥或限制外地經營者在本地投資或者設立分支機構的行為。經營者在本地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可以實現資金、技術、人員等要素的自由流動,而為保護本地企業,限制外地經營者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的行為,則限制了要素的自由流動,阻礙了市場機制發揮作用,妨礙了市場公平競爭。《暫行規定》第七條對《反壟斷法》規定的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限制行為進行了細化,主要包括三種情況:
  一是采用直接拒絕的方式。即明確外地經營者不得在本地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從而無法實現要素自由流動。
  二是采用設置限制的方式。包括在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情況下,限制外地經營者以多大規模、采用何種方式進行投資,或限制外地經營者在何處、采用何種商業模式設立分支機構,從而阻礙經營者自主決策。
  三是采用歧視性待遇的方式。如與本地經營者相比,對外地經營者在投資、經營規模、經營方式、稅費繳納上規定不同的要求,或在安全生產、節能環保、質量標準等方面實行歧視性待遇,從而導致外地經營者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后面臨不公平競爭,對在本地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的意愿降低。
  此外,本條也采用兜底條款的形式,以全面覆蓋各種可能的投資或設立分支機構限制行為。
  問題7:《暫行規定》對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做了哪些具體規定?
  答: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是指《反壟斷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強制經營者從事《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經營者作為市場主體,相互間的公平、自由競爭是實現優化資源配置的動力。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不但侵害了經營者依法享有的經營自主權,也會破壞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與經營者自行從事壟斷行為相比,由于行政權力的強制性,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對市場競爭的危害性更大。《暫行規定》第八條對《反壟斷法》規定的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進行了細化,主要是兩種情況:
  一是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即采用行政命令等方式,強制、組織經營者達成、實施壟斷協議、從事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
  二是變相強制經營者從事壟斷行為。即采用行政指導等方式,引導經營者達成、實施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
  問題8:《暫行規定》對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競爭內容的規定行為做了哪些具體規定?
  答: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競爭內容的規定行為是指《反壟斷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的行政機關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競爭內容的規定行為。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競爭內容的規定行為主要是一種抽象行政行為,具有以不特定的人或事為對象、效力具有普遍性、規定可以反復適用等特點,這種行為排除、限制競爭往往影響面更廣、副作用更大。《暫行規定》第九條對《反壟斷法》規定的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競爭內容的規定行為進行了細化,主要是:
  一是明確了行為的具體形式。列舉了包括規定、辦法、決定、公告、通知、意見、會議紀要等常見的形式。
  二是明確了此類規定的內容。主要是市場準入、產業發展、招商引資、招標投標、政府采購、經營行為規范、資質標準等涉及市場主體經濟活動的內容。
  三是明確了規定的種類。具體包括規章、規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
  問題9:《暫行規定》對舉報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有何具體規定?
  答:根據《暫行規定》第十條,舉報與反壟斷執法機構通過依據職權發現、上級機關交辦、其他機關移送、下級機關報告等途徑一樣,均是反壟斷執法機構發現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途徑。而且從執法實踐看,舉報是反壟斷執法機構發現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案件線索的最主要渠道。《暫行規定》對舉報做了三個方面規定:
  一是明確了舉報人權利和反壟斷執法機構義務。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任何單位和個人均有權向反壟斷執法機構舉報。反壟斷執法機構應當為舉報人保密,且對于舉報采用書面形式并提供事實和證據的,應該進行必要的調查。
  二是列舉了書面舉報的內容。書面舉報一般包括舉報人基本情況,被舉報人基本情況,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相關事實和證據,是否就同一事實已向其他行政機關舉報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為舉報人的舉報行為提供明確指引。對于被舉報人信息不完整、相關事實不清晰的舉報,受理機關可以通知舉報人及時補正。
  三是明確了接收舉報材料的對象。舉報人除可向市場監管總局和省級市場監管部門舉報外,也可以向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舉報。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應將收到的舉報材料及時報送省級市場監管部門。
  問題10:《暫行規定》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查處做了哪些具體規定?
  答:《暫行規定》對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做了以下四個方面的規定:
  一是明確“查處”的定義。《反壟斷法》規定,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考慮到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不是行政處罰,《暫行規定》中首先明確“查處”是指“進行調查,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
  二是明確調查程序。反壟斷執法機構經過必要調查決定是否立案。立案后應及時依法向有關單位和個人了解情況,收集、調取證據。調查中,市場監管總局可以委托省級市場監管部門、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可以委托下級市場監管部門進行調查,省級市場監管部門也可商請相關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協助調查,但受委托單位不得再委托其他行政機關、組織或個人進行調查。
  三是明確四種處理方式。對于當事人在立案前的調查期間已采取措施停止相關行為,消除相關后果的,可以不予立案;經調查,認為構成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可以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調查期間,當事人主動采取措施停止相關行為,消除相關后果的,可以結束調查;經調查,認為不構成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應當結束調查。
  四是明確調查結論的公開。《暫行規定》明確,對于反壟斷執法機構認為構成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依法向社會公開,通過信息公開進一步增強反壟斷執法的透明度,也強化對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社會監督。
  需要說明的是,根據《暫行規定》,對于在調查期間,當事人主動采取措施停止相關行為,消除相關后果,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已得到制止的,可以不再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這有利于給予被調查單位明確的預期,促使其配合反壟斷執法機構的調查,及時糾正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減少對市場公平競爭的損害,降低執法成本,實現《反壟斷法》的立法目標。同時,對于違法情節較為嚴重或其他必要的情形,反壟斷執法機構仍可以根據《暫行規定》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建議。
  問題11: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調查處理具有很強的復雜性和專業性,市場監管總局授權省級市場監管部門開展執法后,《暫行規定》在統一執法標準、強化執法監督方面做了哪些制度安排?
  答:授權省級市場監管部門開展執法后,確有必要加強執法監督,規范執法標準,統一執法尺度。為此,《暫行規定》做了四個方面的規定:
  一是明確了行政建議書的內容。行政建議書是反壟斷執法機構履行法定職責,依法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建議的重要載體。為了強化執法監督,規范執法活動,《暫行規定》規定了反壟斷執法機構向有關上級機關提出依法處理建議的,應當制作行政建議書,載明有關事項,包括主送單位名稱、被調查單位名稱、違法事實、被調查單位的陳述意見及采納情況、處理建議及依據、反壟斷執法機構名稱、公章及日期等。
  二是強調了統一執法標準。《暫行規定》明確市場監管總局應當加強對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指導和監督,統一執法標準。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應當嚴格按照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規定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
  三是建立案件處理前報告制度。《暫行規定》明確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在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或結束調查前,應當向市場監管總局報告。市場監管總局將對案件的事實、法律依據和定性處理等進行分析研究,統一執法尺度。
  四是明確立案和案件處理后的備案機制。《暫行規定》明確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應當自立案之日起7個工作日內,向市場監管總局備案,便于市場監管總局掌握全國案件查辦情況,做好監督和指導。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提出依法處理的建議后7個工作日內,向市場監管總局備案,便于市場監管總局掌握案件處理情況,加強執法監督。
  問題12:根據《暫行規定》,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不是反壟斷執法機構,如何承擔制止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相關工作?
  答:根據《暫行規定》,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承擔接收舉報材料、發現案件線索和根據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委托進行調查等工作。《暫行規定》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收到舉報材料或者發現案件線索的,應當在7個工作日內將相關材料報送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暫行規定》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在查處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時,可以委托下級市場監管部門進行調查。
  《暫行規定》規定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可以接收舉報材料或發現案件線索,主要是從執法實踐看,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的實施主體以市、縣行政機關居多,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可以接收舉報材料或發現案件線索,有利于便利舉報人舉報,及時發現涉嫌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案件。同時,由于反壟斷執法機構僅包括市場監管總局和省級市場監管部門,《暫行規定》明確案件僅由具有管轄權的反壟斷執法機構負責受理,省級以下市場監管部門不是受理機關,應將相關材料和線索及時報送省級市場監管部門。

□本報記者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北京pk计划5码公式 甘肃快三玩法中奖技巧 江苏彩票单双玩法 彩神时时彩计划软件 有哪些兼职赚钱网站有哪些 qq捕鱼大亨免费金币 吉林11选5计算奖金 重庆快乐10分计划 北京pk10走势图 百威娱乐ll登录 水果老虎机怎么压会赢 卡位赚钱是不是真的 广东11选五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