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彼岸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9-23 09:51 來源:
分享:
0


  兒時放牛常常忘歸,原因是趴在草地上眺望遠山。
  遠山立于一重遠過一重的群山之巔,夕陽的余暉裹著嶙峋怪石,金碧輝煌。老人們說,遠山的深處是閻王的銀行,金銀財寶堆積在山中,所以才散發著金色的光芒。遠山的雄偉和傳說的神秘,催生著我心中的向往……
  長大以后,我終于歷盡艱辛登上了遠山。那一刻連我自己也愣住了:這難道就是我自小心馳神往的圣地、夢寐以求的所在嗎?它同我兒時放牛、伴我成長的山,沒有什么兩樣啊!平靜之后,我回望來路,努力找尋著家鄉的方向,找尋著兒時放牛的大致位置。之后,放眼望去,群山逶迤,千壑萬崖。
  我的家離縣城只有3公里,童年小伙伴們常有機會結伴去縣城,去見鄉下不曾有的世面。汽車、房子、人群是那時的風景,見了這些,眼前就有了熱鬧,心中就增長了見識。
  雖然縣城在童年的記憶中是繁華的大世界,但是現在想來,那時的縣城應該是很冷清的。上大學的時候,每一次回到闊別的縣城,我都有一種逃離喧囂的感覺。那時,縣城中心地帶只有縱橫兩條不長的馬路,馬路兩旁長著不怎么高大的女貞子行道樹。路邊多是平房,商店或飯館,機關或學校,被稱作高樓大廈的建筑物最高的也不過三層。至于汽車,除了車站以外更是難得覓見。但是,這里是我們兒時的向往,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繁華世界。有幾個孩子懂得山外有山呢?
  3公里的路程在鄉下孩子的腳下算不上什么,可是那條叫做“衙前河”的天塹,著實讓人望而卻步。一條寬敞的河流從西北向東南流過花果山腳下,縣城就建在花果山西南麓向河面延伸的半島上,南面有一座活動的木橋溝通了縣城與河的南岸,西面的一座橋梁還在興建。我們打西邊來,縣城就在眼前,但是它在難以企及的彼岸。
  記不清那次是怎樣到達彼岸的——是涉水而過,還是繞道南面的木橋?總之,我們到達了自己的樂園,在縣城的人民廣場上歡天喜地地玩耍,頗有點樂不思蜀。
  多少年以后,人民廣場的外圍筑起了防洪堤壩,堤壩的外側建起縣城第一個農貿市場。1993年年底,我參加了市場的二期工程建設,在農貿市場上班。市場擴建工程完成以后,我又在市場新建的辦公樓頂層四樓上班。這場所本是童年向往的彼岸,我曾多次在記憶里尋找兒時的樂園,卻終無所得。當年的秋千早已不復存在,兒時的歡樂亦蕩然無存。汽車、房子、人群,這些童年的風景變成了令人頭痛的事物。長龍一般的汽車占據著行人通行的道路,鱗次櫛比的樓房中點綴著數不清的機關和單位,來來往往的人際關系穿梭隱蔽在蕓蕓眾生之中。身處其中,日復一日的小心之外,無休無止的勤奮之后,我總會忙里偷閑,憑窗眺望河流那一邊。那一邊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而今的彼岸,抵達的愿望不時地在心頭涌動。那彼岸隱藏著過去的來路:故鄉何處是,煙村四五家。曲徑通幽處,青山依舊斜!
  2014年,我離開了曾經工作21個年頭的辦公室。那里有我太多的故事,每一個故事都有一種欲說還休的滋味。新的辦公室雖然離這里有半公里的路程,但除了工作需要,我很少回到這里。縣城左岸工程亮化了美麗衙前河兩岸,讓這里變得更加繁華美麗。然而,我每臨此處常常繞道而行,不愿觸及心中塵封的往事。有時,我夜間在它的彼岸散步,駐足而望,總會忍不住回憶起往昔的時光,想象著自己曾經的辦公室現在的光景,有一種“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的滋味。
  2016年,我搬回老家居住,打算將故鄉作為安心處所。但每每夜入夢境,往事歷歷,多在城中,還糾結徘徊在那些醒時不愿抵達的地方。
  我禁不住問自己:人在隔河看彼岸的時候,為什么總是充滿著對彼岸的向往?
  人的情感有時真的莫名其妙:對彼岸的向往,催你前行;有朝一日真的抵達了,才會發現彼岸并不比此岸精彩。過來了,自己先前所處的位置又成了一種彼岸。彼岸的一切本是自己身同感受過的,有些甚至是舍棄了的,但久而久之,反而會心生憧憬,萌生一種重游故地的欲望……
  彼岸到底是什么在吸引自己?是因為眼前尚未企及的好奇驅動,還是對終生不可企及的風景的向往?再也回不去的美好流年,或者是對于痛定思痛的嘆息,何以也能成為彼岸的風景呢?
  記得上大學時,美學老師說過一句話:“距離產生美。”我想,也許有些彼岸的距離是空間上的,有些彼岸的距離是時間上的,還有些彼岸的距離是心理上的吧。

□安徽省岳西縣市場監管局 儲先亮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北京pk计划5码公式